庸才

诸事不宜

平庸过头了

我有一把上了膛的手枪,枪里没有子弹。

以前我还想过,给自己画一个像辛追海昏侯那样的墓,从墓室到棺椁,从魂瓶到车马俑,从送葬的仪仗到祭奠的后人,事死如事生。

我也想要水银做成的日月星辰,仿佛从墙壁上腾越而起的飞龙神凤,燃烧着宛如鲜红的跳动的心脏一般的火焰的长明灯。
我也想要一套编钟,想要厚重的典籍,想要青铜制成的神树,钟声会从这里穿越过去与未来,文字会记载每一寸真实与梦境,神鸟会展开翅膀指引人们灵魂的方向。
我要一身铠甲,我要一把长剑,我要一匹像旋风一样的战马,如果来生再回到这人间,我要用铠甲保护自己的软肋,我要用长剑劈开缠绕我的荆棘,我要乘着我的战马,冲破所有阻挠,奔向我期待的远方。

我死了,我把我拥有的一切和我所有未实现的梦都安放在我的身边,没有人可以不朽,但是此时他们与我一起长眠。

实际上为了某一部作品的同人而来的朋友是不需要关注我的。

后面是《刑警的故事》里一个配角,很喜欢他的轮廓和眼睛。

日月相推而明生